行业动态

深度 | 疫情笼罩之下,光电企业生存百态

2020-04-01 << 返回新闻列表

春雷响了,樱花开了,雨水绵延,春天终是来了。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被困一冬的人们,各有各的焦虑。工作的人停下来就没有收入,无法复工的企业各项支出仍在不停“烧着”。

 

疫情当下,业务停摆,计划搁置,光电行业的中小企业面临何种境况?他们的复工情况又如何?

 

疫情中心的武汉,面临严峻的现实

 

武汉光谷

无法复工,但一切要往好处想

2019年上半年,binance 币安平台(武汉)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广,主要经营产品包括工业胶带、胶带制品、光学零件、防静电器等,后转型到主营光学冷加工产品业务。2019年下半年,他们重新装修了厂房,购置新设备,引进专业的技术人员,去芜存精,调整航向。

屈定山是binance 币安平台的总经理,他介绍说:“我们投入了总共大概有800万元。”之所以投入多,一是由于光学加工的生产设备和检测设备价格都比较高;二是由于对厂房的环境要求高,重新装修时投入了比较高的成本。但让他们料想不到的是年末武汉出现了疫情,发展的愈发严重。这对于刚刚调整业务方向,投入巨大资金的公司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我们在年前1月21日放假,考虑员工要回家过年,延迟到正月初七上班。”没想到,这假期是越来越长,复工一延再延。部分员工无法回到武汉,公司也尚未获得武汉政府的复工许可,所有业务和营运目前处于停滞状态。”

没有复工,就没有营收。作为公司的负责人,屈定山需要担心公司在没有营收的情况下的各项支出。现金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去年重新投入之后,我们预留了一部分,但如果长期这样下去,公司的现金流肯定有问题。”屈定山非常清楚,按目前的形势,3月以前很难恢复正常生产,这会造成后面连续几个月都没有回款。

他给我们算了一笔账:“没有回款的情况下,房租一个月接近6万元,人工月支出将近10万元。”

尽管国家出台了针对企业减免房租的政策,但租赁私人厂房的binance 币安平台不一定能享受优惠政策,员工工资也不可不发。这不仅是由于要遵守相关规定,也是出于对一旦复工招不到人的担忧。

事实上,根据业务发展的需要,公司原本计划年后招聘,将团队从18人扩大至50人左右。目前在职的主要是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扩充的主要是生产线的人员。公司管理层进行过讨论,现在外省正在逐步复工,包括公司的客户,如果交不了货,订单就会流失。这个流失,很大可能会造成持续性流失。

现在开发客户特别难,每家公司的供应链系统并非仅有一家。“我们如果不能做,竞争对手就会进入到客户的供应链了。”屈定山坦言,目前尚有100多万的订单没有交付,20%的客户已经通知需要对订单进行调整。

值得庆幸的是,公司经营了一部分红外测温产品,而公司最大的江苏客户是当地政府重点支持复工的单位。由于客户需要binance 币安平台的协助,屈定山向武汉东湖高新区提供了相关材料与复工申请,希望可以早日审核通过。“如果到了三月底还不能复工,到了四月,我们就要彻底熄火了。”话毕伴随着几声笑,无奈与乐观夹杂其中。

焦虑是必然的,但作为公司的负责人,屈定山认为自己需要的是冷静。在尽人事的前提下,首先是对员工进行承诺;其次是想办法回应客户需求,想办法争取复工手续,相关防疫物资与复工流程都在进行中。“一季度肯定是不行了,四月底复工是底线。”屈定山有信心如果能够尽早复工,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一星期可恢复至正常生产水平。

 

疫情之下的订单和人才争夺战

“封城久了,已经麻木了!”武汉一家激光公司的销售经理阿晓(化名)告诉我们。

因为不是生产疫情防控的相关产品,这家公司已经根据政府的指令一再推迟复工日期。“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在外地的竞争对手加大马力,拼命蚕食我们的市场。”广东一家维持多年的客户,在一再等不到产品的情况下,终于弃他们而去。

“这不能怪客户,也不能怪竞争对手。碰到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武汉这些企业的老板们和销售们,这些天都在为一季度业绩忧心忡忡。“那些在外地拥有生产基地或者备货的公司还好,我们只能干瞪眼了。”

与订单争夺战并存的,还有人才争夺战。

这些天,除武汉外,全国各地一直被疫情压着的企业们终于陆续复工了。他们像极了在笼子里被关久了的狮子,开始劲头十足的攻城略地。而攻城略地最需要的,还是人才。这些天,大公司们纷纷发布招聘启事。小公司们心焦了,在武汉的公司们心焦了,难不成,在疫情之下,我们辛辛苦苦培养的人才就要改换门户了吗?

武汉一家企业的老板阿勇告诉我们,“我现在特别焦虑,我产线上那些多年培养的工艺工程师,也许一解禁,不少人就要被大企业优厚的条件给抢走了。”

 

复工时间一推再推,疫情之下,健康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之中,武汉的同胞们的耐心一再被挑战,焦虑一天天在滋长。湖北省曾四度调整复工日期,分别为不早于2月4日、2月14日、2月20日以及3月10日。
 
而就在刚刚,湖北省再次发布通知,分区分级分类分时有序推进企业复工复产。武汉市企业中,对全国、全球产业链配套有重大影响的企业,在防控措施到位、防控责任落实的前提下,按程序批准后可以复工复产。其他企业先按不早于3月20日24时前复工复产。
 
对于一大批武汉光电企业,新一波的等待,再次开启!

 

吉林、山东

已开展复工,受影响较小

把目光放到湖北除武汉之外的其他区域,所有企业依旧在焦灼的等待中。但是众多企业已做好防疫物资准备,各就各位,只待“复工”号角吹响。

 

山东

许颖(化名)是山东的一家光电产品代理公司的负责人,据她介绍,除了部分在湖北的员工与复工条件不允许的员工外,公司已根据当地政府相关规定,于2月24日复工。

从销售工作来说,一方面是通过线上与客户联系;另一方面通过物流和快递交付货物,尽管国内有顺丰可发,时效却大不如从前。作为一家以代理产品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许多产品需要从国外进口,疫情之下国际运输渠道减少,周期增长,成本随之增加。例如,美国受到流感的影响,部分货物延期严重。

在现金流问题上,许颖告诉我们:“如果公司不能复工,坚持到上半年没问题。成本都是看得见的流失,房租与员工工资占成本支出的大部分,二月份公司业绩几乎为零,而去年十二月份的业绩情况非常好。

对另一家山东芯片初创公司来说,房租与人员成本压力则小得多。

据林蒙(化名)介绍,公司主营业务是波长可调芯片的设计、制造、封装与测试。由于是初创公司,目前人员较少,产品正处于样品研制与测试阶段。目前是通过线上办公的形式复工,研发照常进行,10人团队中有4位员工在湖北。

由于公司所在地发展相关产业的需要,对企业有免除房租的利好政策。疫情对公司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员工无法到岗,延缓了公司发展进程。

“我们原本计划年后联系客户继续进行测试和研发,但是客户没复工就无法进行。”林蒙的想法是现在要保持公司正常运转,能进行研发的就马上去做,预计今年下半年有一定成果。

从客户群体来看,许颖所在的代理公司客户群分为两类,一类是科研用户,一类是工业用户。对他们来说科研用户现在基本没有上班,因此公司也只能进行一些线上交流,也不用担心科研客户的流失。她也透露,在与工业客户的交流中,他们的情况更糟糕。如果客户受影响大,他们的采购量减少,公司的业务量自然也会减少。

 

吉林

另一家吉林长春主营光通信用无源器件的公司则开工比较早。“我们2月10日就开工了,吉林这边情况还好。”公司的技术负责人表示。
 
由于员工多为本地员工,基本没有因为疫情原因无法到岗的情况。目前公司产线上有200多人,月生产波分复用器件可达7-10万只左右。不同于大型光电设备,器件具有体积较小的优势,在运输上比较方便,发个快递就行。虽然有部分客户暂未复工,项目有所延迟,但这种压力短期内对公司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湖南、江苏

一季度受影响明显

 

湖南

北接湖北的湖南,抗击疫情的同时,也在恢复企业的复工复产。

主营单模与多模光纤激光器的湖南某企业已经复工。除了少数湖北员工尚不能复工,其他员工基本全部到岗。目前生产工作正在进行,销售工作也正在跟进。

对公司来说,人员虽已到位,但目前最大的影响表现在人员无法流动。销售工作需要线下交流,实地拜访,而现在的情况是员工无法拜访客户,客户也没办法前来,导致订单会延期。

“由于订单需要大量的实验结果证明,因此并不是说延期了订单就会流失。”市场经理谭雨(化名)向我们介绍。2020年第一季度的情况肯定会比较难,但对于全年来说,仍持乐观态度。截止到发文日,该企业已经开始了部分客户的走访工作。

 

江苏

3月4日,江苏省疫情中高风险地区已清零。凌飞(化名)所在的公司已经复工,主营业务是特种光纤。商务和技术咨询已于2月10日开始正常运转,生产工作在2月第三周全面恢复。

据介绍,公司原材料大部分是进口,国外的供应商暂未受到影响。特种光纤行业由于其技术门槛较高,不易被复制和替代,目前并没有出现退单的情况。

“我们不能听天由命”,焦虑之后,在统筹计划之下,公司各项工作有序展开,安排与执行流畅。

 

小 结

武汉是中国中部地区光电子产业重地,这里有响亮的“中国光谷”。激光、光通信、芯屏端网等领域的众多企业在此。毫无疑问,这里的人们生活和经济生产正蒙受着巨大损失。

据湖北融智商业模式创新研究院与武汉光谷光电中小企业产业协会的调查报告,市场需求下降与周转资金紧张是较大的阻力,在不能复工的情况下,近80%的企业可能存活不超过3个月。

在上述调研未涉及的珠三角地区,以深圳为例来看,2月10日,是深圳对复产复工企业报备制度正式实施的第一个工作日。本行业内大族激光、杰普特光电等已于2月10日陆续复工。大家普遍反映今年一季度生产与销售计划受到影响,保守预估大部分企业恢复节奏与营业从今年六月开始。

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从全年来说,仍保有信心。随着中国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世界各地如美国、韩国、日本、意大利等多国的疫情却逐步严重,对于客户集中在国外以及原材料需要进口的企业来说,未来可能受到不小的影响。

“我们现在都要往好的方面想”,正如屈定山对于“最坏的打算”这一问题的答复,对于这场全国甚至全球的疫情,我们能做的就是保持乐观与信心,做好复工安排与计划,挺下去。